近八成签劳动合同 半数觉得是“城市过客”

  近八成签劳动合同 半数觉得是“城市过客”

  尽管国家对快递配送行业的有序发展高度重视,近年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政策,但是调研显示,快递配送从业青年面临的问题仍然很多。

  近三成“快递小哥”被侵犯劳动权益

  调查中,“快递小哥”的劳动合同的总体签约率为78.7%。加盟制运营模式下,网点作为承包方要自负盈亏,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,大多与“快递小哥”不签订劳动合同,便于随时解聘;外卖平台更是只与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达成劳务派遣输出协议,进一步降低用工成本与风险。

  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新业态,“劳务”呈现出新模式。直营快递公司采用较为传统的招工用人模式,但更多的企业都是采用加盟制运营,美团等外卖平台更是让配送员在网络注册,与平台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劳动关系。快递配送从业青年难以依据现有的劳动法律法规来维护自身权益。

  “快递小哥”面临的现实难题是——社会保障程度不高。传统的直营快递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做得比较好,加盟制公司为了节约成本、减轻负担而不缴纳社会保险成为潜规则,与外卖平台合作的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,一般也仅是购买意外险,其他险种基本缺失。具体到各个类型,物流快递中的从业者没有社会保障的21.1%;外卖快递47.8%;直营模式没有社会保障的9.3%;加盟模式35.2%。

  劳动权益保障情况如何?调查中,28.6%的“快递小哥”表示遇到过侵犯劳动权益问题。具体情形看,雇主拒绝缴纳社会保险(45.7%)、强制加班(38.2%)、工作安全保护未达国家标准(34.5%)列前三项,其他包括拖欠工资(22.7%)、工伤(14.1%)等。物流快递的主要问题是强制加班(51%),外卖快递主要是雇主不缴纳社会保险(63.6%),众包快递则在拖欠工资方面最高。

  对“快递小哥”以罚代管现象是常态

  调查显示,企业对快递员群体以罚代管现象普遍。82.9%的“快递小哥”表示所在企业有罚款制度。外卖快递最高(95.8%),物流快递和众包快递分别为75.4%和75%;平台模式有罚款制度的高达95.5%,加盟和直营分别为84.2%和68.7%。在调查前一个月内,47%的快递员表示被罚过款,被罚数额平均为413元。

  调查发现,“快递小哥“自我保护意识不强。他们遇到劳动权益受侵害情况时,65.7%表示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即使采取行动,也主要是个人与本单位协商(14.7%)、直接辞职(12.8%),通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(4.3%)、找工会(2.5%)、找法院(1.7%)、找媒体(1.3%)的比例都很低。

  由于行业流动性大,很多都是临时工,大部分“快递小哥”对社会保障并不了解,比如有的认为有工伤保险就不需要再参加医疗保险,有的认为自己在农村的“新农保”可以在发生交通意外时报销医疗费用,实际上意外医疗不在政策规定的报销范围之内。

  快递员平均每天要在路上奔波70至80公里。大多数企业都是按照派件量来发放工资,许多快递员急于送件,尤其是外卖行业更是以限时送达为卖点,为了将时间压缩,超过60%的快递员违反过交通法规,逆行、闯红灯、占用机动车道等违章情况屡见不鲜。加之长时间重复工作容易出现疲劳,存在相当程度的安全和健康隐患。

  外卖行业的监管部门尚未明确

  目前,快递行业明确由邮政管理部门监管,能够及时处理突发事件和投诉,但也存在监管对象多、联合执法难协调的困难。外卖行业的监管部门目前还没有明确,产品生产企业、外卖平台、配送员雇佣公司可能分属不同部门甚至不同地域,事实上处于监管缺位的状态。

  快递员的运送工具主要是电动三轮车、摩托车、燃油助力车,这在城市交通管理中,通行和停靠都经常受到限制。他们普遍的反映是,在主城区、重点街道、重点商圈临时停靠难,进小区、机关、高校难,有的物业额外收取进场费,快递员不得不在周边“摆地摊”投递。

  “快递小哥”常常遇到问题——企业内部管理不规范。很多快递企业为了抢占市场,采用加盟方式,总部对加盟店和网点基本放任不管,只看重层层提成。加盟商自负盈亏,交给总部的面单费、派送费、中转费等费用已经不低,无心关注长期规划,更不会去关注员工的发展和利益。就业单位与快递员之间的关系被压缩为接单与送单,一些快递员认为,除了经济收入,与企业之间没什么其他关系。

  职业自由,但近半数者仍觉得低人一等

  访谈中,很多人强调一点,快递职业相对自由,没有太多约束,“这活儿是苦点儿累点儿,但是它自由”。